吞噬星空之至高掌控者
吞噬星空之至高掌控者

吞噬星空之至高掌控者

作者:野牛飞舞

分类:玄幻奇幻

状态:连载中

最新:第69章 招纳失败,封王不朽现身

2021-10-16 16:59:52

小说简介: 一觉醒来,大学生王宇穿越来到《吞噬星空》世界. 他却没有出现在大涅槃之后的地球,而是来到距离乾巫宇宙国有上百亿光年距离的伽蓝宇宙国。 而且,他竟然不是人类,成了一株名为吞雷古树的植物类特殊生物,拥有6000倍生命基因,两个顶尖天赋秘法,出生就是界主,得到木之法则和雷电法则承认......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他竟然还有一个,被未知生物操纵至高规则演化出来的生存系统。 完成系统给的任务,就能获得最稀有的奖励。 生存任务:在伽蓝宇宙国生活1000年,奖励【瞬移】。 挑战任务1:300年内成为不朽,奖励【完美基因】。 挑战任务2:生存任务时限内,培养一名进入人类族群太初秘境以上的天才弟子,奖励巅峰领域类至宝【忘川河】。 挑战任务3:生存任务时限内,收取1名封王不朽奴仆,奖励一枚【金之法则果实】。 王宇感觉自己牛逼大了。 系统在手,只要能苟住,在发育阶段,不被宇宙中那些伟大存在发现夺舍奴役,他称霸原始宇宙,纵横宇宙海,甚至在起源大陆留下传说都只是时间问题。 Ps:本书没有明月小区,没有武者考核,没有金角巨兽,讲述吞噬星空背景下,一个全新的传奇之路.... 吞噬星空之至高掌控者全文免费阅读由芙蓉小说网提供,如果您喜欢吞噬星空之至高掌控者野牛飞舞最新章节,请分享给您的好友一起来芙蓉小说网免费阅读。

【显示全部】

最新章节共69章

全部章节目录

人气小说推荐More+

和顶流隐婚后我爆红了[重生]
和顶流隐婚后我爆红了[重生]
○【日更已开文,平行时空无原型,双C双初恋,甜爽风,各位老板喜欢记得收藏鸭!】 ◎ 歌且体弱性子冷,一生坎坷。母亲早亡,父亲寡情,继母蛇蝎,继弟嚣张跋扈,朋友两面三刀。 十岁被丢到庙里,自此畏风畏寒;朋友讥笑嘲弄,将他母亲唯一的遗物踩脏踩烂;继弟不愿商业联姻他必须去,继弟杀了人他必须顶罪去死。 桩桩件件,他被人当成工具笑柄,踩进污泥。 一世重来,他竟回到十年前。 青灯古佛,歌且身躯单薄,拎起保温杯,他走得果决洒脱。 ◎ 几周后,“顶流推手——缘由娱乐”公开一苏冷风新星概念视频,轰动一时。新注册的微博,歌且单靠颜值就圈了一百万粉。 紧接着,他进了大制作的组,一炮而红,继而资源无数;三年内,他拍一部戏火一部,稳居流量小生之列;最后又以一部和梁散池的双男主电影,成功封神,口碑流量双丰收。 过去看不起他的上流圈公子哥,上赶着邀请他聚会;恨不得他早日消失的继母,设宴麻烦他在娱乐圈带带继弟;一向自傲的继弟因钟情梁散池,也送大礼求他给两人搭线;甚至从来当他不存在的爹,也跟他谈起了投资。 歌且:“不好意思,各位,谁?” ◎ 高处不胜寒,歌且眼眸清明。他清楚自己一切的来源都是合同上和梁散池的三年隐婚条款。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人前桃花眸微挑便能引得千万尖叫的纯欲顶流梁散池,人后还是缘由娱乐的CEO。 婚约,是他拟的。 歌且,是他一手捧的。 最后,他把自己一颗心,也全部给了他。
里恩er
觊觎你的美
觊觎你的美
29号入V,暴更万字。喜欢的亲,求支持。简介:六年前,覃熹晖看上了同辈家的漂亮女儿桑婼可论辈份,论地位,论财力,他覃爷总的都拉不下这张脸六年后,桑婼被大学室友牵连到渣男PUA事件当中她被网暴、被污名,最后还被起诉故意伤害罪……覃熹晖竭尽全力为她寻找真相,并钉死渣男种种罪行,将她从深陷的泥潭中拉出所有人都瞧出覃熹晖对桑婼有男女心思而桑婼其实早在六年前也对覃熹晖一眼定情然鹅,桑父非得掺上一脚把这纯纯的爱恋,在他一手操控中变成了钱色交易桑婼觉得,覃爷就是贪图她年轻貌美,给了他想要的两不相欠。覃爷觉得,该做的都做的,却怎么也捂不热那丫头的心呢?所有的热情,在她每一次冰冷的回应中浇熄“你要是不愿意,谁也不能勉强你,你不喜欢我应该早点提,我覃熹晖从来不是个喜欢强人所难的人。”三十五岁的他,名利双收站在金字塔上被人仰望,他不应该为了爱情而没了自尊凌晨三点,覃爷手机突然响了桑家丫头哽咽着:“覃叔叔,我害怕……”覃爷眼眶一热,去Tm的自尊!“别怕,我这就来接你。”覃爷真香警告一箩筐,轻拍。【预收:《海王捞狗》】简介:养鱼专业户在某天撒网捞鱼时,捞上条小狼狗。从此,养狗之路一去不复返。****乐盛集团最年轻的女总裁麦大小姐又A又美难免还花,海之女王实至名归在受邀参加某名牌大学的讲座会上,麦姐一眼看中了还是大二生的荀瑛瑛瑛人如其名,像是一块移动的发光宝玉,麦姐心驰神往,轻松搞到weixin后,开始放进鱼塘循循善诱,引他上勾。没想不费吹灰之力,瑛瑛钓是钓上来了,但好像不是鱼……小狼狗动不动舔咬扑,精力还格外惊人,麦姐身体快透支前终于决定渣了这货“瑛瑛,我觉得累了,考虑了很久,决定与你分开,让你追求更广阔的天地。”“我哪让你累了?我一定改。”“咱在床上不配套,可能是我老了吧。”“你昨天不是还说年年十八,让我叫你妹妹?”“说着玩玩的,不要当真,分手费拿好了,买点好吃的,麦姐祝你生活幸福快乐。”……两年后,国内一匹黑马横空出世,瑛瑛变成了瑛总而麦姐渣了他后,犯贱的又惦记了两年“瑛瑛,还记得我吗?”“记得,北城海王街养鱼大户,塘主麦莉。”虐夫一时爽,追夫火葬场。排雷必看:女主非C,男主是C(两人在一起后,没有第三人),雷者请自行离去,拒绝谩骂,谢谢合作。【预收:《穿书后我和反派徒弟双飞了》】简介:穿书后,成为反派女配师尊,用绿茶之光照亮徒弟魔修之路。****虞小月穿成了小说里的反派师尊,而她的徒弟,是此书最大的反派魔头。原主俩人有个一致目标,一个爱上男主,因爱生恨想让男主死。一个爱上女主,因爱生恨也想让男主死按理说男主实惨,可谁诚想,男主最后没死,两个大反派弄死了女主……在这大背景下,虞小月被‘人间有真爱系统’绑定系统给出一个大方向——拯救男女主,拯救自己和大魔头徒弟,让真爱洒满人间。****“徒儿你看。”师尊指着溪边浣纱的小娘子们,满眼慈母关爱“弟子不懂。”萧起阳一脸迷茫。“这些女孩子们多可爱,除魔卫道交给为师,你去游戏人间吧!”萧起阳OS:师尊竟然想让他玩物丧志,把他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废物。 呵!他偏不如她的意。****计划失败后,师尊另辟蹊径,开启绿茶模式“起阳啊,你别太伤心,她不爱你,是她没有眼光!”“师尊……”“起阳啊,你这么好的男孩子,她为什么不懂得珍惜呢?如果是我……哎!”“师尊,我……”“起阳,为师真的好心疼你,可是为师没有这个资格。”萧起阳羞答答垂眸:“师尊,谁说你没有这个资格的?”基友文预收:《耳鬓厮磨》闻吱沈星河家来了个据说是远远远远方的表哥陆晏。长得长眉飞眼,挺鼻薄唇,身材精瘦,高挑利落。和他说话的时候,沈星河总是不敢看他的眼睛。这天,沈星河洗澡的时候,陆晏突然进来了。他贴近沈星河,双手扶住他瘦弱的腰肢。“交过女朋友吗?”“没……没有……”“那男朋友呢?”“!!”沈星河憋红着一张脸:“也……也没有。”“那我呢?”陆晏凑近,贴在他的耳边呢喃:“想和我试试吗?”
慕容狄狄
前任遍天下格格党
前任遍天下格格党
前任遍天下格格党是不问参商写的其他小说类作品,前任遍天下格格党笔趣阁讲述了:精选来自———— 前任遍天下金丹崩碎,道途尽毁后,只剩三百年寿命的谢微之为了不让..
不问参商
暗月传说
暗月传说
昏暗的暗月城堡,寂静的永夜森林。就让我们静静聆听月光的低语感受该隐的温柔和她悲伤
楚寒轩
妈妈回家吧
妈妈回家吧
本以为抱着娃可以过五关斩六将顺顺利利渡过中年危机平平淡淡当个退休小老太,一场狗血意外让梁微微重生。麻烦回到高考结束后好嘛?!谁愿意再来一次高考,还是带着三十多一孕傻三年的头脑回到本是辉煌的高二,语数外是啥?理综又是啥?能让生个漂亮娃娃么?!
C酱是妈咪呀
苏铭林婉蓉
苏铭林婉蓉
医道圣手夏宇凭借出色的医术勇闯花都,以银针渡人,术法渡魂,成就济世仁心。
玄武兽
娇媚撩他
娇媚撩他
全文订阅不到4块,接档文《醉红裙》求收藏 本文文案: 【曾经的我,你爱搭不理;如今的鸢时,你高攀不起。】 广平王小女李鸢时眉目如画,是京城贵公子争先求娶的对象。 一日,美人重病卧床,被送到乡下庄子养病。 哪知村子住了位儒雅少年。 翩翩少年郎,青丝染白衣,皎如玉树临风前。 李鸢时动了心,见色起意想要沾染一番。 她弃了矜持和骄傲,对沈晔嘘寒问暖投怀送抱。 然而,不解风情的沈晔拒人于千里之外,“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望姑娘自重,注意分寸。” 次次撩,次次拒。 鸢时表示心好累:书呆木头,不要也罢。 一气之下,她回了京城,没留只言片语。 一次宴会,鸢时再遇沈晔。 那人仿佛换了性子,凡事都顺着她,不论何处,总会有他身影,赶也赶不走。 小姑娘怒了,沈晔道:“京城境内,若非皇令,不可随意禁足。” “沈公子当初赶我走,如今却时时出现在我眼前,这是在引起我注意?” 沈晔浅浅一笑,“旧事重演,迟来的回应。” 小姑娘曾经就是这般缠着他。 李鸢时哪能轻易便宜他,对他依旧冷淡。 不久,广平王给鸢时定了门亲事——殿前太尉家的二公子。 父母兄长把她这位素昧蒙面的未婚夫夸上了天。 鸢时坐不住了,寻了个计策去找沈晔帮忙退婚。 男人果断拒绝。 沈晔脸不红,心不跳,“这门亲事,我上门提的。” 李鸢时错乱了:??? 他就是那谁?? 沈晔眉眼微扬,正声道:“以前总把你气哭,还骗了你,便想着要如何补偿你,思来想去,决定把自己给你。” #作天作地小腰精拘礼不古板谦谦君子# #大概是一个女主在男主定力边缘疯狂试探撩完就跑、男主后期腹黑诱妻的故事?# #防盗比例60% # /文案修于2021.06.06/ 接档文《醉红裙》,文案如下: 云琅被继父卖到商户薛家为婢,却被薛家庶出大少爷看中想纳为通房。 幸被薛家嫡子救下,留了清白。 云琅多年不见薛奕,男子成了赫赫有名的大将军。 最开始,云琅只想攒够了钱赎身,后来竟成了薛奕的枕边人。 白日里,他是杀气逼人的大将军。 夜里,他变着花样对她孜孜以求。 身世大白那日,云琅晴天霹雳。 ——原来真正的薛府千金是她,而那卧榻之人竟是假冒。 * 薛奕在军营里待久了,最厌哭哭啼啼的姑娘。 奈何院中有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自从尝了那噬骨滋味。 薛大将军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他这将军当的真憋屈。 不给,哭; 弄了,也哭。 这哪是买了个婢女回家,分明是养了个娇气祖宗,还带哄她的。 #纯纯小白兔x糙汉大将军# #真千金x假(金)少爷#
尔屿
苏凝陈永生
苏凝陈永生
一朝穿越喜当娘,婆婆不喜,夫君不爱,奶萌小包子还怕她;家里穷的都揭不开锅了,极品亲戚还要变着法的来搜刮;苏凝看着眼前的破草屋,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重生农家,携带系统养包子,谁说苏凝是后娘,她可是亲娘。只是眼前的糙汉子是要闹哪样?居然蹲在自家门口求包养!求原谅!
鹿呦呦
别总偷哄我
别总偷哄我
[伪痞骚偏执大少爷·真专属小太阳x乖巧敏感小萌妹]1v1校园甜饼1北川人人皆知大佬程琛痞帅乖戾,是个绝对不能惹的人。程琛转来一中成为宁兮前桌的那一天,宁兮悄咪咪把桌子向后挪了半米,躲避大佬。没多久,有传言大佬程琛在追后桌那个乖巧好学生宁兮。众人不信,骚帅如我琛哥能看上那种小猫咪?直到某日,同学聚餐,程琛输了游戏被问微信“宇宙第一小太阳”是谁。程琛神色坦然,唇角一勾,拨了个电话过去。宁兮:“喂?”众人:?!2后山的向日葵开了又谢,程琛还没追上宁兮。有人劝:“你要什么样的姑娘没有?怎会看上那种小透明?”程琛盯着窗外枯萎的向日葵,着了魔似的:“没有人及她。”小剧场:半夜,宁兮埋头刷题,手机震动两声。程琛:我刚刚梦见你偷亲我。宁兮吓坏了,不敢理他。对方却穷追不舍:说说吧,想怎么对我负责?#入目无他人,四下皆是你#——向日葵花语(来源于网络)救赎向小甜饼/双向奔赴/破镜重圆/校园+都市苏宠文
宣若
我们相互救赎{慢更中}
我们相互救赎{慢更中}
“陛下还在凌霄殿吗?”“侧君大人,宴席已经结束了”一名小宫娥回应道。“那又是去别的宫看望其他人了?”在天界红鸾殿一名俊朗少年掩下眼底的落寞与无奈佯装轻松地道。“也......也不是”宫娥结结巴巴地为难道道,“什么意思?”听闻宫娥的话有蹊跷,男子转头问询。宫娥纠结万分,还是一咬牙“招”了出来。“陛下在,在,在碧水苑!”“碧水苑?”男子微微一愣,在脑中将天宫的所有宫殿别院细细都过了一遍,实在是没有什么叫碧水苑的地方。“碧水苑,不在宫内,临近天河北边,是,达官贵人们常去的,消,消遣之地。”宫娥的声音越发的小,说到最后已经如蚊子般大小,但他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出去!”男子脸色逐渐难看,但碍于还有宫人在场不好发作,小宫娥闻言立刻起身出门,动作一气呵成,待出门后暗暗舒气,心道陛下保重。此刻碧水苑中觥筹交错,莺歌燕舞,一名小仙侍急急忙忙赶到雅间在女帝耳边私语片刻后,她便急急忙忙丢下了其他人往回跑。但到了宫门口便心里犯怵犹豫起来,在边上来回打转。“愁死我了!”她用手托着下巴嘀咕道。“算了不管了,到时候再说吧。”到时候只能看情况再随机应变了,虽然他是真不好糊弄。“嗯?”正当推门而入,门不但没开还发出了“砰”的一声。再推也依旧是锁与门相摩擦的沉重声。简直是岂有此理,居然还把门给我锁上了!这到底是谁家?真是放肆!女帝愣在原地想辙时,突然听到了附近一系列脚步声。“想必是巡夜的侍卫。”她再也顾不得许多,纵身一跃,轻轻松松飞过了墙瓦,落在院内。“谁?”领头的侍卫还是捕捉到了那一瞬的黑影,循着方向追去,直到红鸾殿门口。众人面面相觑,众所周知,苏侧君深得陛下盛宠,还位居正三品,这刺客要是真落在红鸾殿,怕是项上人头不保,为首的统领便只能硬着头皮敲门。“侧君大人,大人......”啧,真烦,女帝听闻动静立马埋头便往屋里跑,正好巧不巧撞上了出殿门的人。“什么......你...”“有事等会说,先让我躲会的,你把他们打发走。”堂堂天帝这要是被当成刺客抓到,还有什么颜面?他翻了个白眼,但还是示意宫人开了门。一群侍卫涌入宫门,为首统领行了礼“侧君大人,末将刚刚发现一抹黑影潜入殿内,还请大人恕罪末将的无礼,大人可安好?”侧君点头还礼“统领言重了,刚刚是我的猫贪玩跑了出去,惊扰了大家真是抱歉。”统领闻言稍稍松气,又见侧君转眸望向殿内一眼后又对其道“不过日后还要请统领多多费心,今日是猫,明日就不知是什么东西了。”统领是个大老粗,没有明白他的言外之意,只以为要好好执勤,便一口应下,屋内角落缩着的女帝却是个大明白!什么玩意?东西?我是个东西?送走侍卫后,侧君遣散了宫人,走进殿内,对一角道:“出来!”只见女帝磨磨唧唧地一步步挪了出来,搓着手指,像是个犯错的孩子。微微抬头看了眼面前之人,像小猫似的撒了欢,缠着侧君不放,撒娇道“老公!”“你给我站好,像什么样子!”她不情不愿地撒了手,乖乖地站在面前。“你去哪了?”“......”她低头不应“你知不知道自己身体现在是什么情况?还到处乱跑,喝酒了吗?”“没有没有!”现在她不敢多言,就像个拨浪鼓一样不断摇头。“你干什么了?”他上前一步,质问道。“我发誓,我什么都没干,也绝对不是去消遣的,就...真没有”她立马忙里忙慌地解释道。“九歌,你在人界的时候跟我说的话,都忘了吗?在刚刚来天上的时候说的话,也不作数了是吗?”九歌闻言又轻轻牵上他的手,低声道“我都记得。”侧君摇了摇头抽回了手,“揣着我的种去那种龌龊地方,有你的!今晚少睡我这,爱去哪去哪!”......
我和猫都掉毛